<address id="nlzfz"></address>
    <form id="nlzfz"></form>
      <noframes id="nlzfz"><form id="nlzfz"><nobr id="nlzfz"></nobr></for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一年內獲三次大額融資,梅卡曼德在AI慢賽道里快跑

          2021-08-10 09:37 | 作者: 程璐,李薇,鄧攀

          31f692177fc9f6b48fcbcc7ab6887fb5

          在機器人領域,所有玩家都面臨著相同的窗口期,誰能率先規?;涞?,積累起大量客戶與典型案例,誰就能占據先發優勢。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程璐

          編輯|李薇

          攝影|鄧攀

          機器人賽道熱得發燙。

          2021年上半年,幾乎每天都有機器人領域的融資發生。

          據行業統計,僅今年上半年,國內機器人領域相關項目融資數量就高達174件,其中,金額過億的單筆融資項目超過40件,多家公司獲得了兩筆及以上的融資。企查查大數據研究院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全行業共發生投融資事件為242起,總金額約為268億元。

          在“科創中國”政策背景及疫情刺激的雙重作用下,數年前看來并不性感且不在風口的工業機器人乘風而上。在上半年的機器人投融資事件中,工業機器人以84筆投資數量成為主角,占比達到48%。

          “這陣風是從硬科技吹來的,但實際上資本有一定的滯后性。”梅卡曼德機器人創始人、CEO邵天蘭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表示。

          今年4月,梅卡曼德機器人完成了數億元C輪融資,由美團領投,老股東紅杉資本中國和源碼資本跟投,泰合資本擔任獨家財務顧問。這是梅卡曼德在過去12個月內獲得的第三次大額融資。

          梅卡曼德機器人主營“工業級3D+AI產品”,提供從工業級3D相機、圖形化機器視覺軟件、機器人智能編程環境等整套方案,應用于機器人拆碼垛、工件上料、高精度裝配/定位、涂膠等多種實際工業場景,在3D+AI細分領域市占率超過一半。

          兩次AI浪潮

          邵天蘭更愿意把自己的公司稱為第二代AI公司。

          2012年左右,全球智能機器人賽道迎來了一波熱潮,Amazon、Google、郭臺銘、孫正義爭相投資布局機器人公司。

          這陣風隨后也刮到了中國,中國的機器人賽道進入創業高峰期,掀起機器人及人工智能賽道的第一次浪潮。2017年國內共發生投融資事件501起,總金額約524.7億元,成為十年來投融資總金額最高的一年。

          但是,隨著AI在落地和“造血”上接連受困,AI熱潮開始全面降溫。從融資數量上來看,從2018年到2019年,機器人投資有回落的跡象。

          “第一代AI公司可能就是一批大牛,砸了很多錢做技術,說自己擁有算法、算力,但實際上這些AI公司具體是干什么的,他們自己可能都不清楚,醫療、安防、自動駕駛可能什么都想做,但都不清晰。”邵天蘭對《中國企業家》表示。

          相較之下,第二代AI公司不再漂浮在空中,而是腳踏實地的產品型公司,他們更明確自己的客戶是誰,以及自己要解決什么問題。

          “雖然第二代公司的創始人大多也都是技術背景出身,但AI只是我們的一個工具和手段,不是因為我懂AI,然后再去找場景。”邵天蘭看到,第二代AI公司專注細分領域的具體場景,例如掃地機器人、廚電機器人、AGV倉儲機器人等公司發展速度之快,甚至可能已經超過了當年的第一代AI公司,且發展模式更為健康。

          在當下新浪潮中,以一線美元基金和大型科技巨頭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的入場為標志,投資標的正在向頭部集中。大基金的入場,給了從業者信心,這意味著資本對機器人開始有深入性的研究思考和系統性的關注。

          在第一代AI退潮的過程中,邵天蘭看到,過去很多默認的行業共識到今天已經被證偽了。

          首先,AI的三駕馬車是算法、算力、數據,業內曾普遍認為,誰擁有三駕馬車誰就厲害,但后來大家發現并非如此。三駕馬車可能只是單純科研層面的,但產品的定義、誰能真正理解客戶場景的真實需求,才是更重要的決勝條件。

          其次,燒錢帶來的邊際效益,可能并沒有想象中大。“在硬科技上燒錢是有很多技巧的,如果是尚不成熟的技術領域,或者是行業中已經出現了泡沫的成熟技術,10億砸下去也不見得有什么效果。”邵天蘭說。

          給機器人裝上“眼睛”和“大腦”

          邵天蘭本科畢業于清華大學軟件學院,碩士階段在德國慕尼黑工大信息學院進行機器人方向的研究,并且有德國知名機器人企業的工作經歷。在海外,邵天蘭看到歐美日的機器人技術顯著領先于國內,海內外教育體系的差距甚至比業界的差距還要大。

          aeef6b28b63d298063986cd261753f3b

          “但中國市場離需求近,且需求極其旺盛。”邵天蘭表示。因此回國之后,他就已經想好了創業方向:“機器人智能化,就是給機器人加上眼睛和算法之后,它就能做很多智能的事情。”

          從最早的“搬運”場景起步,逐漸拓展進入噴涂、裝配、切割、焊接等新工業場景,在目前的智能工業機器人賽道里,梅卡曼德已率先進入規?;涞仉A段。目前,梅卡曼德已獲得了包括華為和數家知名整車廠在內的眾多汽車、家電、鋼鐵、物流等行業的頭部客戶,并進一步擴展至醫院、銀行、零售等商業場景。

          在資本端,成立不到五年,梅卡曼德已獲得來自美團、紅杉資本中國、源碼資本、英特爾資本、啟明創投、德聯資本、華創資本、伽利略資本等機構的8輪融資。

          邵天蘭介紹,2021年,梅卡曼德的訂單量或可達到去年的三倍,客戶數量翻番,公司目前已交付120多個項目,顯著高于其他國內同領域競爭對手,預計年內會有總計超過2000臺工業級3D+AI產品實現落地。

          梅卡曼德究竟是如何在工業機器人這樣一個慢賽道里快起來的?

          首先,中國制造業的痛點為梅卡曼德的成長提供了想象力。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07年到2018年,制造業的平均工資已翻了近3倍。中國勞動年齡人口規模不斷下降,惡劣甚至危險的用工環境以及枯燥的重復性勞動,讓年輕人紛紛逃離工廠。

          “我曾經去過鞋廠,鞋廠老板跟我說他最早辦廠時工人工資只要400塊錢,但現在七八千都招不到人了。”人力成本的飆升已經成為制造業發展的痛點,行業“以機器換人”的用工需求強烈。

          其次,近年來人工智能技術外溢,技術成熟度已經足以支撐產品的商業落地。

          再者,梅卡曼德擁有熱愛機器人的創始團隊驅動,天時地利人和。

          在正式創業前,邵天蘭用近3個月時間集中拜訪了一批工廠和集成商,創業過程中實地走訪過的客戶現場達上百個。

          邵天蘭決定,就從最簡單但需求量最大的“搬磚”起步。“像我們唐山的一些磚廠客戶,過去都需要人工搬磚,但工作環境既熱又臟,而且體力勞動非常辛苦,我們的產品利用3D相機和AI技術去感知、傳感和決策,工業用機械臂進而完成動作,機器能將惡劣工作環境中的人工替換掉,就已經能滿足客戶預期了。”

          簡而言之,梅卡曼德的工作就是讓機器人擁有“眼睛”和“大腦”,完成替代人力的復雜操作。

          “眼睛”就是3D相機,與傳統的2D相機不同,3D能夠獲取相機到物體表面每一點的距離,從而感知物體的形狀和距離,適用于機器人抓取的精確度判斷,但行業內相關成熟的產品,價格動輒十余萬元甚至數十萬元,讓潛在客戶望而卻步。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梅卡曼德研發出了Mech-Eye智能3D相機方案,整機價位約為日本與歐美同類產品的一半。在各種光學創新和人工智能算法的加持下,其可以相對又快又準地完成3D和2D感知,速度和精度滿足機器人抓取的需要,并且可以適應相當程度的反光和暗色表面。

          “大腦”則是圖形化機器視覺軟件和算法,在“眼睛”收到圖像后,“大腦”需要通過視覺算法對物體進行分割、識別、定位甚至自主規劃軌跡,進行智能抓取。

          競爭與成長

          從2016年7月在知乎回答第一個問題“機器人運動閉環控制中雅克比矩陣的作用”開始,到2019年4月最后一條回答,邵天蘭共在知乎上創作了47條回答、4篇專業文章,得到了6651個贊同和4657個收藏,積累了超過1.1萬名高質量粉絲。

          邵天蘭在公司尚處于起步階段時還有時間寫寫知乎,現在他的時間安排幾乎是按小時計算的,每小時干什么都被助理排得滿滿當當。

          邵天蘭表示,在知乎上創作的初衷,是想利用自己的經歷在國內做一些機器人教育,但這樣的經歷也讓他在創業初期收獲了意想不到的驚喜。梅卡曼德早期的一位合伙人,就是他在知乎上認識的,甚至投資也是從知乎上找來的。

          2016年底,華創資本的投資人在知乎上刷到一個關于機器人的提問,邵天蘭給出了非常專業的回答。當天,華創前沿科技小組的投資人就在知乎上給邵天蘭發了一封私信約見,從在知乎上看到這個帖子到成功投資梅卡曼德,華創只用了不到三個星期的時間。

          “現實情況是,公司快速發展,人才團隊也會不斷壯大。”邵天蘭說,只要能在人才差距上與國外拉平,后續的追趕就將不再艱難。

          一年多前,梅卡曼德的員工規模還不到200人,現在已快速擴張到400人,在公司變大的過程中,邵天蘭也要從具體的業務中抽身出來,將精力放到組織層面。

          小公司就像特種兵小部隊,每個人都能獨當一面,組成‘復仇者聯盟’。但公司大了之后,我們要成為一個正規軍,也就是有效率的大公司,所以你能看到我書架上都是一些管理類的書籍,我開始系統性地學習華為以及行業的管理體系,上一些商學院,還會去經驗豐富的師兄弟的公司請教。”邵天蘭表示。這也決定了這家創業公司在行業競爭中最終能否勝出。

          機器人賽道的火熱,吸引了一批新入局者爭奪,而在機器視覺方面,國外的基恩士、康耐視都屬于這一賽道。

          不過,邵天蘭并不懼怕將要面對的競爭:“競爭是一個好跡象,至少證明了行業前景被看好。另外像互聯網、自動駕駛等領域真正做大的公司,無一例外都會經歷競爭。我們現在處在很好的位置,細分市場占有率高,擁有眾多投資人的支持,最重要的是我們的定位是產品型公司,未來市場將篩選出一大批不適合的相關AI企業。”

          在這條目光集中的賽道上,所有玩家都身處相同的窗口期,誰能率先落地,積累起客戶與案例,誰就能占據先發優勢。

          “跟新消費、互聯網的創業邏輯很不一樣,硬科技創業最大的對手,其實就是自己。”邵天蘭說。

           

          相關閱讀:

          技術催生千億市值公司,下一個寧德時代會是誰|封面故事

          剛剛融資102億!小米、三一等投資,這家動力電池新秀憑什么

          半年融資6億美元,拿下中美兩國關鍵牌照,這家自動駕駛初創公司憑什么挑戰巨頭

          BAT排兵布陣的領域,這家初創公司靠什么創下最高融資紀錄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八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訂閱 ??微信圖片_20210805113055.jpg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啦啦啦视频在线播放免费,啦啦啦在线视频免费观看1,免费男人和女人牲交视频全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