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lzfz"></address>
    <form id="nlzfz"></form>
      <noframes id="nlzfz"><form id="nlzfz"><nobr id="nlzfz"></nobr></for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成立5年估值超50億元,這家初創公司憑什么打造生鮮行業的基礎設施

          2021-08-12 08:29 | 作者: 李艷艷,實習生 曹清,米娜

          物流和科技基礎設施,支撐起了鮮生活的全網配送能力、服務密度和服務質量。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艷艷 實習生 曹清

          編輯|米娜

          圖片來源|被訪者

          篤定,是“后疫情時代”孫曉宇感觸最深的詞,孫曉宇是國內生鮮冷鏈物流平臺“鮮生活”的總裁。

          “篤定”帶來的影響,直接體現在公司的戰略選擇上。“之前我們還會看一些外部機會,疫情發生后,我們變得更加專注,就是要建設企業的核心競爭力,集中資源、落地戰略。”近期,孫曉宇在接受《中國企業家》專訪時說,“從長遠來看,實現冷鏈物流食品的全程可追溯,食品安全的把控和溯源,以及如何讓流通環節更短、更高效,可能是后疫情時代冷鏈物流(企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使命和責任。”在他看來,戰略篤定,亦是鮮生活在疫情期間和新發展環境下的最大變化。

          過去5年來,得益于國內生鮮食品產業及冷鏈市場的蓬勃發展,鮮生活快速成長,近兩年的業績增長呈倍增狀態。據孫曉宇透露,2021年上半年,公司整體營收達30億元,這一數字相當于2020年的全年水平。2021年1月,鮮生活完成了6億元A輪融資,目前公司估值已超過50億元。

          “今年下半年,我們還會迎來新一輪融資。”孫曉宇稱。

          鮮生活冷鏈起步于競爭殘酷的低溫乳業,這個行業擁有冷鏈配送發展的最好土壤。

          鮮生活從“草根知本”脫胎而來。草根知本是新希望集團旗下的消費產業投資控股平臺,席剛擔任總裁。2016年,他發起創立鮮生活,擔任公司董事長,同時任命孫曉宇為總裁。公司初創階段,10個月內,團隊走訪了國內冷鏈百強中的70家企業,進一步明確了自己的發展路徑。“成為生鮮食材行業的基礎設施”是席剛給鮮生活立下的愿景和目標。

          鮮生活誕生的最初考量,是為新希望集團旗下的業務做支撐,為城市倉配環節補足供應鏈。不過,這種狀態很快就被打破了。據孫曉宇透露,目前鮮生活的業務和營收結構中,來自新希望內部的業務需求不足20%。

          這得益于公司在三方能力上的快速拓展,在數字化、科技化方面的轉型成為其重要抓手。千億體量的外部市場正在這家年輕的公司面前層層打開,同時展現著它的誘惑與殘酷。2020年初突襲而來的疫情,不僅加速了冷鏈物流行業的發展,整個市場亦在快速洗牌。

          目前席剛最關心的,是鮮生活在未來能否形成核心競爭力。尤其科技方面,是冷鏈物流企業必須去突破,并決定其能否成為行業龍頭的關鍵。席剛對《中國企業家》表示,“傳統行業怎么對接科技是非常關鍵的。很多公司沒有理解,數字化轉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沒理解到本質,交的學費就會很多。”

          數字化是冷鏈的核心能力

          “我們是痛過的,能切身感受到痛點在哪。”席剛稱。

          “鮮生活為什么做冷鏈,因為乳業的常溫賽道,競爭已經白熱化了,我們只能做低溫奶(冷鏈賽道)。后來我們做平臺模式,沒燒錢也能快速發展。我們的技術場景面向整個新希望集團的多元食品,技術投資的針對性也非常強,同時還能通過技術提升體驗。”席剛說。

          在席剛看來,一家企業的數字化能力包括三點:一是確保信息能全部在線,也就是信息化;二是沉淀數字資產,實現數字化;三是,智能化。在他的印象中,草根知本投資的很多企業,數字化基礎都不一樣,有的企業連信息化改造都沒完成,有的企業雖完成了信息化,但還未實現智能化。

          “數字化有很多坑,你要關心數字化能解決哪些問題。所有消費品的變化都來自用戶需求的變化。一方面,企業能否通過數字化,增強與用戶的聯系,提高用戶體驗;另一方面,能否提升內部效率,產生價值。”席剛認為,數字化能力本身是一個管理問題,就是如何讓戰略和組織適配時代的變化。

          鮮生活董事長席剛

          基于新希望集團的資源優勢,鮮生活快速搭建了覆蓋全國的冷鏈網絡。據悉,2020年,鮮生活平臺已經鏈接冷鏈車輛超4.5萬臺,服務范圍覆蓋全國大中型主要城市,物流和科技基礎設施支撐起了鮮生活的全網配送能力、服務密度和服務質量。

          鮮生活誕生前,行業里已經存在了大量的冷鏈物流公司,但極其分散,服務標準各異。數據顯示,中國冷鏈物流企業超過1800家。碎片化需求,無法對接的運力,加之冷鏈體系內諸多業務板塊都很弱,投入資金及可應用的場景有限……諸多挑戰都意味著,實現數字化需要行業出現龍頭企業。這些都讓孫曉宇開始思考鮮生活的存在意義。

          “數字化是冷鏈的核心能力。想做數字化,就要先完成標準化,”孫曉宇坦言,“這個過程非常艱難,因為標準化意味著每個角色和場景都需要逐漸標準化。”鮮生活在數字化過程中也曾“踩過雷”。

          “第一,傳統企業要完成數字化轉型,是選擇數字化戰略還是戰略數字化?經過半年的激烈討論和反思,我們選擇了戰略數字化;第二,IT團隊怎么搭建,獨立的各個部門的KPI及協同怎么解決。我們的組織搭建要打破傳統企業的架構,才能更有效率。”孫曉宇介紹,鮮生活目前擁有一支近200人的IT團隊,技術層面的投入累計已達2億元,“今年下半年還會再投2億元”。

          “鮮生活旗下的技術平臺已運營兩年多了,時間不長,還需進步。”席剛說,對冷鏈物流企業來講,產品溯源和安全問題,都是技術層面要突破的難題。

          成為基礎設施

          “做行業的基礎設施是很高的要求。在規模、體量、技術和管理上,你都要領先,要確保你有溢出和競爭力。”談及新希望集團掌舵人劉永好對鮮生活的期待,席剛這樣表示。

          孫曉宇切身體會到,冷鏈行業里客戶要求的服務標準越來越高。但與此同時,行業的標準未能及時跟上。更明顯的變化是,伴隨平臺型互聯網企業和網紅經濟的興起,需求端的數字化對接和效率的要求愈加緊迫,供給端自身也在快速調整中。

          “我們希望進入行業第一梯隊。”孫曉宇稱,“今年下半年,我們要實現營收倍增的目標。”

          鮮生活誕生至今已近5年,經歷了四個關鍵節點的反思。比如,在交付能力方面,如何實現比別人“快半步”;如何形成“合金文化”;如何用數字化的方式賦能行業;如何打造團隊,包容不同的價值觀和行為模式。

          草根知本是新希望集團“五新理念”的試驗田,鮮生活是草根知本自己孵化的項目。目前,鮮生活在草根知本的戰略和業務板塊中,處于什么位置?諸如鮮生活這種新業務,在新希望集團的轉型要求下,承擔著怎樣的作用?

          就此,席剛解釋稱,鮮生活冷鏈現在擁有很大的進步空間。一方面,得益于大勢向好。“冷鏈水平的高低決定了生鮮食材的質量水平,生鮮食品的消費比重可以衡量一個國家的消費水平。”

          “新希望以前在上游做得不錯,接下來怎么跟用戶對接,這里就涉及一些關鍵環節的打通。”席剛說,“在智慧物流上,我希望鮮生活可以通過科技化解決食品安全溯源問題,使通道里的所有產品都有安全生產記錄。”

          在國家加強反壟斷、數據安全審查等監管力度加大的背景下,席剛亦在思考,國際物流公司如何在政策范圍內確保數據安全。

          席剛還談到,最近有很多投資人都在看鮮生活,感覺這家公司很有潛力,“這說明投資人認可我們的成長性,但估值還是市場說了算。”

          在孫曉宇看來,傳統冷鏈物流企業在資本市場的發展受限很大,新型的物流企業更受青睞。但百億估值不是最終目標,“現在我們正在做的事是‘從0到1’,已經行至大半,未來通過資本市場,可以實現‘1到100’。”

          行業整合加速

          從發達國家的發展經驗來看,國民人均收入超過4000元后,冷鏈的需求量會快速增長。此外,我國政府也在一直推動冷鏈行業的發展,連續多年推出了系列扶持和促進措施。在各方面因素的推動下,冷鏈行業正成為企業投資的熱點。

          競爭格局越發激烈。一方面,價格戰正在城市配送領域、尤其是第三方冷鏈物流之間展開。有觀點認為,很多冷鏈企業若沒有明顯優勢,就會參與價格戰的惡性競爭;跨界競爭也在行業出現。這樣的環境下,決定玩家勝出的核心能力或關鍵籌碼是什么?

          “一個維度去競爭,情勢就會很激烈。與其說競爭,不如說這是個窗口。”孫曉宇對《中國企業家》表示,“我們的危機感來源于我們數字化與自動化能力打造的速度。對外界來講,供應鏈效率確實很重要,我們也很擔心速度。”

          在孫曉宇看來,價格戰只存在同維度競爭上。在一個to B的行業里,長時間燒錢是不可能獲得競爭優勢的。企業外延的賽道,應該與自身產業強相關。完全跨界的公司,成功率也會很低。

          但對于跨界競爭,席剛的觀點更為審慎。“現在往往都是外行干死內行。”席剛說,很多行業都上演了這種情況,“我們很關注那些具有顛覆能力的跨界公司,市場本就是一種不斷競合的狀態。”

          當下及未來,鮮生活需要面對越來越多意想不到的對手,如何進行差異化競爭?對此,席剛有信心。“這個行業有它的門檻和壁壘,長遠來看,還是需要重資產和重投入的,要想真正做下去也很難,輕資產模式很難成功。”

          席剛稱,自己在團隊中是一個“不斷打雞血、不斷激勵大家”的角色,“創業不易,很多人不理解,因此我要不斷給大家信心”。

          鮮生活目前的規模擴展及業績增長速度非???。“這一階段,對于服務能力和標準的考驗更多了。”孫曉宇稱。疫情加速了行業迭代,整個市場的反應和需求也在發生變化。“市場正進入快速洗牌階段,這是必然的。”

          鮮生活快速發展的背后,資本亦在押注,冷鏈生鮮行業再次站上新風口。

          1月19日,鮮生活對外宣告已完成6億元A輪融資。席剛表示,在食品消費升級大背景下,冷鏈行業正處于與新商流相互促進、螺旋上升的階段。未來的冷鏈行業,一定會呈現全新的基礎設施;未來的龍頭之爭,也必將是一場關于科技、人才和資本的綜合競爭。

          中金資本旗下中金啟泓基金董事總經理陸垠表示,在供應鏈環節,上下游企業對于高效的物流網絡與便利的銷售渠道的需求愈發明晰,物流企業拓展供應鏈環節具備顯著優勢。

          行業人士分析稱,目前我國冷鏈行業身處熱門賽道,企業普遍存在規模難擴大、盈利困難的問題。冷鏈物流對于規模性經濟非常敏感。同時,冷鏈物流在運輸過程中,成本消耗量也非常大,如何在提高服務品質的情況下還能降低運營成本,是每一個冷鏈物流企業應該思考的問題。

           

          相關閱讀:

          技術催生千億市值公司,下一個寧德時代會是誰|封面故事

          剛剛融資102億!小米、三一等投資,這家動力電池新秀憑什么

          半年融資6億美元,拿下中美兩國關鍵牌照,這家自動駕駛初創公司憑什么挑戰巨頭

          BAT排兵布陣的領域,這家初創公司靠什么創下最高融資紀錄

          一年內獲三次大額融資,梅卡曼德在AI慢賽道里快跑

           半年兩次融資9億元,這家學院派創業公司攻入一片“藍海”

           

          完整報道詳見2021年第八期《中國企業家》雜志,點擊下圖訂閱 ??微信圖片_20210805113055.jpg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啦啦啦视频在线播放免费,啦啦啦在线视频免费观看1,免费男人和女人牲交视频全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