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nlzfz"></address>
    <form id="nlzfz"></form>
      <noframes id="nlzfz"><form id="nlzfz"><nobr id="nlzfz"></nobr></form>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股價半年下跌近60%,市值蒸發1500億美元,資本寵兒拼多多為什么不香了

          2021-08-12 16:40 | 作者: 程璐,李薇,鄧攀

          段永平曾評價:“我只是說過我相信黃崢,但對整個團隊沒了解過,對拼多多的商業模式也一直沒搞懂。”當“虧損換增長”的故事不再性感,拼多多需要一個更精彩的新故事。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程璐

          編輯|李薇

          頭圖攝影|鄧攀

          自2018年上市以來,拼多多股價隨著平臺用戶數的增長一路高歌猛進。但自今年2月26日股價觸及212.6美元高點后,拼多多的股價開始走向下坡路。

          按照8月11日收盤價89.61美元計算,拼多多股價年內跌幅達57%,市值從最高處的2607億美元跌至1123億美元,半年內市值蒸發了1484億美元。

          曾經的資本市場寵兒拼多多,為什么不香了?

          這與近期資本市場環境的變化不無關系。隨著中概股上市監管風暴的來臨,以及國家對互聯網平臺企業反壟斷監管的日漸深入,打開中概股的K線圖,可以看到中國不少互聯網公司的股價今年以來一路走低,甚至幾近腰斬,有的甚至跌去了九成以上。

          但就電商領域而言,相比于阿里、京東年內股價分別下跌15%和36%,拼多多的下跌幅度無疑更猛烈,在公司業務基本面幾乎無改變的情況下,資本市場的估值邏輯發生了什么變化,以至于資本市場為何沒有那么看好拼多多?

          對于拼多多來說,走過原始積累階段,未來互聯網人口紅利可以預見地走向天花板,在華爾街眼里,“虧損換增長”的故事不再性感,拼多多需要講出一個更精彩的新故事。如何保持增長,是拼多多下一階段的目標。

          告別野蠻生長

          拼多多曾是資本的寵兒。

          包括橋水基金在內的眾多知名機構的投資名單里,拼多多都是重倉股。拼多多上市之后,一路燒錢一路成長,多次通過定增和可轉債的方式融資,甚至在2019年9月的可轉債中,創下了過去15年中概股科技公司首個0%到期收益率和0%票息發行可轉債的紀錄。資本市場對其認可程度可見一斑。

          但今年以來,資本市場的態度似乎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除了股價持續下跌,國內知名私募機構景林資產在一季度減持拼多多近378萬股至261.8萬股,拼多多也從景林資產的美股第一重倉股降至第二重倉股;近年來美國市場上最風光的投資公司之一ARK投資也分別在5月和7月連續減持拼多多。

          不過,機構之間的看法也存在差異。華興資本近日將拼多多的評級從“持有”上調為“買入”,維持目標價為150美元,依舊看好拼多多的上升潛力。

          和資本市場相比,在拼多多內部,員工對股價變化的感知似乎并不明顯。

          一位拼多多內部人士表示,公司的業務基本面沒有任何變化,公司層面也不太在意股價波動,因為拼多多期權的歸屬加解禁期長達7年,公司還很年輕,高管團隊都是從創業初期與黃崢一起征戰至今,所以大家的目標還是怎么做好業務,“與大公司相比,現在拼多多才多少人,但卻做到了現在這樣的GMV和活躍用戶,未來還會繼續增長。”

          資本態度變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首先,環境變化是首要因素。中國人民大學商學院財務與金融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孟慶斌對《中國企業家》表示:“數年來中國在某些領域追平美國,導致兩國關系震蕩,貿易摩擦可以看作是變化節點,隨后監管政策也不明朗,這種從宏觀市場到具體制度上的變化,造成了今年中概股普遍壓力很大,股價表現都不佳。”

          但在市場環境之外,拼多多發展進程也影響著資本的態度:一旦告別野蠻增長時代,資本市場的邏輯就不同了。

          某私募基金投資經理認為,對于成長期的互聯網公司,資本市場的估值邏輯主要不是看盈利,從拼多多之前的股價走勢就能反映這一點,虧損但運營數據不斷增長,能被資本市場看好,預支未來股價就會高企,“一旦盈利反而就不好辦了,未來想象空間就看得到了。”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今年2月發布的第47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20年12月,中國網民規模達9.89億,手機網民規模9.86億。

          拼多多年度活躍買家數已經跨過8億大關達到8.24億,繼續領先阿里,但全國互聯網用戶大盤見頂在即,在“用戶增速”這個過去最有優勢的指標上,拼多多雖然已經贏了阿里,但也宣告了增長即將陷入停滯的窘境。

          等待形勢明朗

          在經歷了2020全年暴漲后,拼多多或已走到了估值高位。

          2020年,拼多多股價年內漲幅高達373%,就在2020年最后一天,拼多多市值超越美團,成為僅次于騰訊、阿里的中國第三大互聯網公司。在市銷率上,拼多多遠高于其他互聯網公司,而與阿里相比,拼多多的年度營業收入不到600億元,而阿里的年度營業收入高達7000億,后者還擁有淘寶、天貓、阿里云、菜鳥、UC、高德、優酷等多項業務。

          一位前拼多多員工向《中國企業家》表示,拼多多2020年的估值已經非常高了,適當回調實屬正常。

          此外,拼多多不香了還有創始人因素。

          黃崢可以說是拼多多的靈魂,他辭任的變動來得快且急,股價立馬做出了連續兩天大跌的反應,要讓資本市場相信黃崢的辭任對拼多多沒有任何影響,幾乎不可能。更重要的是,今年以來電商競爭進入戰國時代,傳統巨頭對下沉市場重追猛打,抖音、快手等新晉強者加入戰局,投資者需要看到未來的形勢更加明朗。

          以阿里為例,最新一季財報顯示,淘特(淘寶特價版)的年度活躍消費者已增至超1.9億,為阿里帶來了1000萬新增用戶。在財報電話會上,阿里巴巴董事局副主席蔡崇信回應分析師關于行業補貼問題時表示,阿里從來沒有依賴補貼推動業務增長,“有一些公司,它們一直虧損,想用補貼的方式來獲得用戶規模,但最終他們還是要想辦法讓市場看到,他們可以通過創造價值來實現盈利”,被市場解讀直指拼多多。

          一位美股投資者慶幸自己躲過了今年的大跌:“我幾乎是在拼多多股價不到30美元的時候進的,當時覺得拼多多有潛力,也沒想到后來可以這么厲害,但最近半年多,看到拼多多走完用戶積累階段后,我在幾個月前陸續清倉了。”

          上述美股投資者總結:未來增長點在于拼多多能否長出一個新“天貓”,當然雙方模式不同,這里指的是平臺利潤率和客單價的提升,或者多多買菜能否在社區團購的競爭中勝出。至少看到其中之一的確定性更強后,才會再考慮投資拼多多。

          但并非所有人都能像這位投資者一樣抓住時機,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常常會有股友在雪球上詢問段永平關于拼多多的投資建議,而這位早在2015年就投進拼多多、被黃崢尊稱為“人生導師”的商界奇才,給出的回答是:拼多多還是不要問我為好。

          作為雪球的活躍用戶,段永平發布的4536個帖子里,只有33個結果與拼多多有關。相比段永平更熱衷的蘋果、騰訊來說,他對拼多多的討論的確少之又少。

          今年5月,也是拼多多股價走下坡路時,段永平曾評價:“我只是說過我相信黃崢,但對整個團隊沒了解過,對拼多多的商業模式也一直沒搞懂,也沒真花過時間去搞懂。我不知道公司未來是不是能長期有好的利潤,護城河是什么。大多數公司的商業模式不容易看明白,或者看上去未來很難有好的利潤。如果蘋果這么個掉法,我會很高興跳進去多買點的。”

          更早之前,段永平曾透露,2015年投資拼多多的時候,就不知道最終他們能不能賺錢,對拼多多是友情投資,甚至連風投都不算。

          賺錢與升級

          年輕的拼多多靠著獨特的商業模式,從“五環外”開局一路成長壯大,現在拼多多正在悄然轉向下一個階段,多領域同時開打,尋求新增長。

          在電商業務上,拼多多今年的變化是,賺錢、通過品牌升級提高整體客單價。

          曾多次幫助拼多多在溫州召開招商會的“老馬電商圈”創始人馬凱躍告訴《中國企業家》,之前拼多多的品牌組垂直在各行業內,例如鞋子行業分品牌組和產業帶組,大約在今年5月份,拼多多成立了一個品牌組的橫向部門,在監管機構叫停“二選一”后,新部門開始與天貓的一些SKA(中上級優質商家)溝通年框協議,“調整非常迅速。”

          一位拼多多商家也表示,從商家的角度看,拼多多一定是希望擺脫低價劣質的形象,轉而走實惠但同時品質提升的路線,對于新引入的品牌,定價方面仍舊略低于天貓和京東,要求突出性價比,但平臺也會給予一定的流量扶持或者補貼政策。

          曾經,品牌商家是阿里遏制拼多多發展的一個重要武器,但在最新一季度的財報中,拼多多開始著重強調了品牌商家,稱今年新入駐的品牌官方旗艦店同比去年增長超10倍以上,其中數碼家電、美妝服裝等品牌增幅最為明顯,僅小家電品牌旗艦店就新增600余家。

          馬凱躍表示,不少品牌商家也還是愿意去拼多多,在他們看來,進入拼多多等于多了一個銷售渠道。不過,也曾有一位接近拼多多的人士告訴《中國企業家》,在美妝、服飾等阿里主場的肥沃品類上,拼多多依舊難以撬動,一部分國貨美妝品牌確實在拼多多上嘗試C2M定制產品,效果也不錯,但更多一線國際大牌仍沒有正式入駐拼多多。他們一般都會選擇在天貓上首發新品,品牌調性要求他們和拼多多保持距離,怕損害形象、破壞價格體系,等到去庫存時才會考慮拼多多,但也大多借經銷商、代理商之手。

          在拼多多殺出電商重圍的過程中,抓住了淘寶戰略升級的紅利期,不少“出淘”商家紛紛轉投拼多多的懷抱,當商家越來越飽和,商家間的競爭同樣變得激烈。如今看來,天貓走過的路、做過的功課,拼多多也無法繞過。

          上述拼多多商家看到,目前平臺對普通商品還沒有實行抽傭,但其所在品類的百億補貼商品已實行2.5%的平臺傭金扣點,有些類目最高達到4%,“隨著商家的增多,流量被稀釋后,付費推廣流量費也水漲船高,從我們品牌的角度觀察,流量費比去年大約貴了100%~150%。”馬凱躍接觸到的商家更是反饋廣告費比去年貴了三倍。

          不過上述商家和馬凱躍都提到,推廣費用目前還是低于天貓,平臺需要賺錢,商家也表示理解,“從資本的角度看,平臺在前幾年大幅投入燒錢后,一定會希望平臺價值得到變現,但拼多多的戰略還是很清晰的,例如投入產業帶依舊堅定。”

          在其他戰場上,拼多多也在四面出擊,只不過,社區團購還處在拓荒階段,更小的業務線——社交電商群買買才剛剛起步。甚至出海方向,拼多多也在推進。

          對于資本市場來說,還需要等待拼多多更行之有效的增長策略。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啦啦啦视频在线播放免费,啦啦啦在线视频免费观看1,免费男人和女人牲交视频全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