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eqaac"></nav>
<menu id="eqaac"><strong id="eqaac"></strong></menu>
  • <nav id="eqaac"></nav>
  • <menu id="eqaac"><strong id="eqaac"></strong></menu><nav id="eqaac"></nav>
  • |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錄 | 注冊 |
    未完成

    身家480億,一手締造千億中藥王國,“板藍根之王”徐鏡人突傳去世

    2021-07-13 08:35 | 作者: 李秀芝,米娜

    徐鏡人一直堅持“不搞兼并聯合、不盲目上市、不做不熟悉的產業”,他一步步將揚子江藥業變成年收超千億元的藥企。但徐鏡人打造 “中藥王國”的夢想仍未實現,在他之后,公司會由誰來接班?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李秀芝

    編輯|米娜

    頭圖來源|被訪者

    徐鏡人最近一次在公眾視野亮相,是在2021年6月26日。

    那天,揚子江藥業集團為旗下一款仿制藥新品召開了上市發布會。作為揚子江藥業集團的創始人、董事長——77歲的徐鏡人出席并做了演講致辭。那天的徐鏡人,頭戴白色棒球帽,身穿白色短T,給人的感覺是陽光、健康。

    然而,半個月后的7月11日,關于徐鏡人在新疆伊犁出差期間突發心梗離世的消息,突然在各大媒體平臺傳播開來。

    “很突然,沒有任何征兆。”7月12日,揚子江藥業旗下一家子公司的總經理告訴《中國企業家》,目前公司還沒有正式就此事對外官宣,他們也不知道具體情況,但已收到通知趕回總部。

    7月12日,據藍鯨財經采訪揚子江藥業集團新聞中心員工獲悉,集團內部并沒有關于董事長徐鏡人“離世”的任何消息,“離世”之說并未證實。

    當被問及徐鏡人的身體狀況如何、“正在搶救”的傳聞是否準確時,上述員工表示,他們也在等待通知中,一旦有任何消息,會第一時間發布在官方網站上。

    7月12日下午,《中國企業家》多次撥打揚子江藥業集團公關部的電話,但截至發稿,暫無回應。

    徐鏡人一向神秘低調,并不為外界所周知。但在中國醫藥界,徐鏡人和他的揚子江藥業卻舉足輕重。

    “一代驕子”“里程碑式人物之一”,是不少醫藥圈人士對徐鏡人的評價。在2019年胡潤百富榜上,徐鏡人以430億元財富名列第62名。在2020胡潤全球富豪榜上,他則以480億元財富名列第311位。

    中國醫藥工業信息中心發布的“2019年度中國醫藥工業百強榜”則顯示,揚子江藥業位列當年中國醫藥工業百強榜首,并且已連續6年排名第一。2020年發布的國內藥企營收榜單數據顯示,揚子江藥業營收已超過千億元。

    1971年,時年27歲的徐鏡人白手起家,創辦了揚子江藥業。揚子江藥業以傳統中藥制造起家,擁有“板藍根顆粒”“藍芩口服液”“蘇黃止咳膠囊”等知名品牌。如今經歷50年的發展,揚子江藥業早已成為中國首屈一指的大藥廠,并將其藥品研發方向逐步從中藥拓展到了化學藥品和生物藥。

    2020年8月,在一次公開發言中,徐鏡人提到,揚子江藥業投資了40多億元做中藥。他還發表了對醫藥行業未來發展的看法:“(國家藥品)帶量采購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低價收割,而是要高質量發展。高質量發展除了創新藥,還有仿制藥,不管做創新藥、仿制藥,質量是第一位。仿制藥要注意工藝改制,降本增效,讓成本最低化,質量最優化。同時還要注重信息化、智能化。”

    “徐鏡人和揚子江藥業,是改革開放非常好的寫照。這一類企業家,無論是之前當兵也好,當農民也好,他們的出身可能跟科研、市場和管理相去甚遠,但他們有一份執著和初心,能讓企業不斷成長。”上海交通大學中國企業發展研究院院長余明陽曾這樣評論。

    光環的背后,徐鏡人與揚子江藥業也遭遇不少非議。就在2021年4月,國家市場監管總局對揚子江實施壟斷協議行為作出行政處罰,共計罰沒7.64億元。

    如果徐鏡人離世傳聞被證實,在國家實行反壟斷、藥品集采等大環境下,揚子江藥業能否走出反壟斷影響,實現合規經營,并順利完成傳統藥企的轉型和升級?

    軍人創業

    徐鏡人生于1944年10月,祖籍江蘇泰州。1966年,20多歲的徐鏡人從部隊退役后被分配到泰州市泰興口岸鎮儀表廠工作。軍人出身的徐鏡人,性格耿直,有著“少說多做”的企業家特質。

    1971年,徐鏡人辭掉了家鄉的“鐵飯碗”,帶上募集而來的幾千元錢和幾名工人,創辦了一個制藥車間,即揚子江藥業的前身——泰興縣口岸鎮工農制藥廠之雛形。

    車間最初試產百爾定和百乃定兩種針劑,最初銷量不大。后來,徐鏡人考慮到老廠房太小,施展不開,便另辟了一塊荒地,蓋起了6間平房,于1973年正式亮出“口岸工農制藥廠”廠牌,彼時的制藥廠仍屬于鄉鎮企業。

    另一方面,徐鏡人前往安陽制藥廠苦心鉆研學習后,研發出了板藍根顆粒,并逐漸在當地形成了口碑。

    后來,國家規定鄉鎮嚴禁開辦藥廠,且一個縣只能保留一家,“口岸工農制藥廠”曾被劃入關停名單中。無法忍受自己一番心血付諸東流,徐鏡人縣里跑不通就找市里,最后獲得折中方案,工廠由“鎮辦”轉為“縣辦”,掛上“泰興制藥廠口岸分廠”的牌子。

    1985年,因產值不斷擴大,工廠獲批自立門戶,改名為“揚子江制藥廠”。

    對揚子江藥業而言,1988年是至關重要的一年。當時,上海爆發了引起全國恐慌的甲型肝炎,形勢非常嚴峻,治療藥物主要就是板藍根干糖漿,市面上的板藍根被一搶而空、供不應求。

    由于揚子江藥業的板藍根質量好,根據主管部門的安排,揚子江制藥廠負責生產400萬包藥物進行支援。

    當時,揚子江每月只能生產板藍根干糖漿5萬包,產能上限很難保證供應,徐鏡人親自帶著工人加班加點,在兩個月內生產了385萬袋板藍根,解了上海的燃眉之急。就在這一年,揚子江藥業的產值突破億元。徐鏡人由此也獲得了“板藍根大王”的名號。

    隨后,中藥便成了揚子江的主要發展方向,徐鏡人制定了“請名醫掛帥,讓絕技顯靈”的中藥開發戰略,通過走訪中醫界的領軍人物,合作開發現代中藥。

    1990年至1992年間,徐鏡人曾短暫離開了揚子江兩年,而這兩年,公司的形勢急轉直下,三年之內扭盈為虧,公司負債二十多億元。

    徐鏡人回歸后,從1997年開始,揚子江再度崛起,躋身中國醫藥行業前五名;從2004年起,揚子江藥業更以逾80億元的銷售額成為中國制藥行業的銷售冠軍;2005年,揚子江以102億元的收入蟬聯制藥行業的銷售收入和利潤冠軍,而且是國內制藥行業唯一的年銷售收入突破百億元的企業。

    巧合的是,徐鏡人與華為創始人任正非、聯想創始人柳傳志,出生于同一年。而且他們都是軍人出身。“(大家)能明顯感覺到他們在管理上的井井有條,可能有一套源自部隊的管理方法”,知名財經作家秦朔曾這樣評價。

    事實上,徐鏡人對產品質量的高要求,讓揚子江藥業抓住機遇迅速騰飛。之后的多年里,他也在各種場合下反復強調集團對質量的精益求精。

    “要時刻謹記沒有質量的產品,不是產品;沒有質量的生產,不是生產。”2021年7月7日,《經濟參考報》發布了徐鏡人的采訪報道,這或許是徐鏡人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體采訪。

    轉型之路

    “板藍根”在市場一炮而紅后,為給企業注入新的活力,1993年,揚子江制藥廠根據中醫泰斗董建華教授的獻方,成功開發出純中藥新藥——胃蘇顆粒,這在揚子江藥業發展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徐鏡人曾回憶,董建華的藥是國家第七個五年計劃的重點中藥攻關項目。這個項目的第一個產品就是胃蘇。當時有很多廠家都在邀請董建華合作,但在徐鏡人等人多次拜訪表達誠意后,最終董建華教授把藥方委托給了揚子江制藥廠生產。

    作為揚子江藥業首個具有知識產權的中藥品種,胃蘇顆粒不僅產生了極大的經濟效益,也使得徐鏡人及公司上下意識到創新研發的重要性。

    1994年,徐鏡人改革企業內部機構和營銷制度,江蘇揚子江藥業集團公司正式掛牌,并加大了中藥新藥的研發力度,揚子江藥業先后推出了銀杏葉精口服液、黃芪精口服液等一大批明星中藥產品。

    但徐鏡人仍未滿足。他認為,醫藥企業要完成跨越式發展,需要理念的革新,更需掃清發展的瓶頸。

    2012年,揚子江藥業籌劃成立一個新的子公司,目的是整合集團所有中藥產業相關資源,集中力量,打造一個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中藥王國”,同時將發展目光投向大健康產業,全力構建大健康產業體系。

    揚子江藥業所在的江蘇省泰州市很早就被稱為鳳城,鳳城以南的常州市叫作龍城。揚子江人做中藥,強調辨證醫治,陰陽平衡,陽就用“龍”代表,陰就用“鳳”代表,因此名為“龍鳳堂”。

    徐鏡人希望,將龍鳳堂打造為全國首屈一指的現代化中藥智能工廠,實現從地道中藥材種植、中成藥銷售到學術服務的全流程覆蓋,以及從原藥材入庫到中成藥成品出庫的自動化和智能化的全過程控制。

    另一方面,徐鏡人也意識到,目前中國醫藥企業整體的國際化水平比較落后,而中西合璧,是中國醫藥企業的必然趨勢。

    于是,揚子江藥業的業務領域也從中藥,拓展到了化學藥品和生物藥物。

    米內網數據顯示,目前揚子江已有57個品種通過或視同通過一致性評價(即對已批準上市的仿制藥,按與原研藥質量和療效一致的原則,分期分批進行質量一致性評價)。

    在已開展的第五輪國家藥品集中帶量采購中,揚子江分別中標2個、4個、7個、6個、11個品種,合計30個品種中標。

    隨著帶量采購、一致性評價等政策大環境的變化,揚子江藥業也在試圖積極轉型。

    據揚子江官網顯示,每年公司在創新方面的投資年增幅達20%,每年技術創新的投入占銷售收入比超過3%。

    在生物藥物方面,揚子江藥業近年也在探索和嘗試。

    2020年11月,揚子江藥業宣布與生物制藥公司安沃泰克(Alvotech)、長春安沃高新(安沃泰克和長春高新技術產業集團在中國的合資公司)達成合作,在中國商業化8種生物仿制藥。其中,安沃泰克和長春安沃高新將共同負責在中國生物仿制藥的開發、注冊和供應,而揚子江藥業將獨家負責商業化。

    當時,徐鏡人將這一商業伙伴關系稱為,揚子江在生物仿制藥方面嘗試的一次國際合作,并表示揚子江的愿景是開發、制造和引進高質量的生物仿制藥。

    2021年3月,揚子江藥業還通過子公司海尼藥業與韓國大熊制藥達成合作,以最高3.38億美元獲得了大熊制藥研發的治療胃食管反流病藥物——新一代質子泵抑制劑(PPI)Fexuprazan的研發、銷售和供應權益。2020年年底,Fexuprazan在中國進行III期臨床試驗的申請,已獲得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的批準。

    “三不”原則背后

    揚子江藥業盡管號稱年營收已超過千億元,但由于一直未上市,其真正的業績情況,外界無從知曉。

    徐鏡人曾說,“公司上市后可能發生資金鏈斷裂的情況,從而導致揚子江藥業一直堅持的做好藥的初衷得到了影響,企業一旦有了負債,7%的利息都可能把企業拖垮。”

    “不盲目上市”只是徐鏡人“三不”原則中的一條,另外兩條是“不搞兼并聯合”和“不做自己不熟悉的產業”。

    在2019年底參加的一檔訪談節目時,徐鏡人曾這樣解釋:揚子江藥業并不是沒有銀行貸款,但其在2009年就把銀行貸款還清了,成為了零負債企業。

    至于為什么不讓揚子江藥業上市,徐鏡人之前的考慮是,“沒有這個必要”。

    不過,徐鏡人也表示,未來揚子江藥業很有可能還是會去上市。“如果我們確實看到了很好的創新項目,而資金不夠時,可以謀求找股民投資,一起來發展產業。”

    雖然年逾古稀,但徐鏡人一直未宣布接班人。同時,徐鏡人之子、揚子江藥業副董事長徐浩宇也被外界認為是徐鏡人的接班人。

    公開資料顯示,徐浩宇出生于1972年8月,自1994年起,徐浩宇歷任揚子江藥業銷售辦科員、省公司經理、銷售一局局長和集團副董事長。

    徐浩宇曾在2012年的一次采訪中評價,父親的“不搞兼并聯合、不盲目上市、不搞自己不熟悉的產業”的戰略“是因為他從前吃了點兒虧,現在年紀又大了,更不愿意跟別人攪合在一起了。”

    上述報道提到,徐浩宇認為:“對小型企業而言,最好的發展機遇已過去了,現在比的是實力、思維、資本。對于資本市場,小型企業一定要盡快進入。”

    2015年,徐浩宇帶著自己創辦的醫療耗材公司愛源股份登陸了新三板。不過,2018年該公司又終止了在新三板掛牌。

    徐浩宇還提到:“揚子江堅持做藥,不跨任何別的行業。不過,真正要想把醫藥產業做強做大,我認為可以在健康領域發展,做藥、做機械、做健康保健品都可以,但不能脫離這個軌道。”

     

    2021年度“未來之星”項目已經啟動,

    誰能入圍年度21家高成長創新公司?

    點擊下圖,即可報名

    WechatIMG3

     

    值班編輯:周春林  審校:陳睿雅  制作:崔允琰

    无码毛片视频一区二区本码
    <nav id="eqaac"></nav>
    <menu id="eqaac"><strong id="eqaac"></strong></menu>
  • <nav id="eqaac"></nav>
  • <menu id="eqaac"><strong id="eqaac"></strong></menu><nav id="eqaac"></nav>